en

 高新技术企业

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干化污泥烘干重型链板叠螺机污泥脱水机低温

发布时间:2021-09-20 点击次数:65次

  原标题:嘉定用改为“低温干化”技术让污泥减量超七成 / 企业参与污泥减量化有优势需动力 /污泥治理究竟等的什么风?

  嘉定新城污水处理有限主要承担嘉定工业区、外冈镇及嘉定镇街道部分区域的污水处理,每天输入污水量达6万吨,日产生污泥50多吨。一项新技术的采用可节能40%以上,污泥重量、体积减量可超过70%。

  3月的清晨还有些阴冷,但走进位于嘉定区外冈镇北龚村的嘉定新城污水处理有限内,堆积如小山一般的小泥块正冒着热气,层层叠叠的泥块就像厚厚的饼干。“这些‘新鲜出炉’的小泥块本来是污水中的污泥,通过新技术进行压制干化,这些污泥的臭味大幅减轻,‘块头’也小了不少,运输、储存起来都比以往更方便。”负责人告诉记者。

  嘉定新城污水处理有限主要承担嘉定工业区、外冈镇及嘉定镇街道部分区域的污水处理,每天输入污水量达6万吨,日产生污泥50多吨。此前,投资8000多万元、腾出约900平方米建设污泥低温真空脱水干化项目,主要负责将污水厂内部产生的污泥在低温真空环境下脱水干化,项目建成后日均处理含水率80%的污泥量将达100吨。该项目设备于去年5月安装完毕,6月投入试运行,目前已完成竣工验收工作。相比传统工艺,这种方法可节能40%以上,污泥重量、体积经处理可大大减少,减量可超过70%。

  记者了解到,处置污水厂里的污泥,通常有填埋、高温发酵堆肥等方法,而要实现资源化、无害化处置,脱水是为关键的一环。嘉定新城污水处理有限负责人告诉记者,原先采用的是“离心脱水法”,通俗来说就好比把粘稠的污泥放在“洗衣机”里进行脱水甩干。不过,用这种方法处理后的污泥含水量依然较大,倘若不能及时运输,堆放两三天自然发酵后会产生较大臭味,给周围居民生产生活带来不便。“脱水不彻底,也就意味着污泥总重量并没有大幅减少,不仅储存需要大量场地,且运输处理时能耗也比较大。”

  针对这些问题,从去年开始尝试使用低温真空脱水干化技术。该技术是一种新型固液分离设备,将物料脱水与干化工序合为一体,在同一设备上连续完成,这减少了污泥在脱水与干化设备间的时间、空间转换,减轻环保、安全的压力。整个脱水干化流程分为进料过滤、密实成饼、吹气穿流和真空干化四个阶段,浓缩后的污泥先进入储泥池,通过投入絮凝剂吸附水中的悬浮杂质使之沉降,完成固液分离,随后将残留在颗粒空隙间的滤液挤出,再利用压缩空气对滤饼中的毛细水进行穿流置换使其排出,限度降低滤饼水分。在后的真空干化环节,设备利用“压强减小,水沸点降低”的原理,通过真空系统将腔室内的气压降低,使滤饼中水的沸点降低,同时通过滤板对滤饼进行加热,大约75℃-85℃即可使水分迅速沸腾汽化,比在常压下脱水干化效率更高。被真空泵抽出来的汽水混合物经过冷凝器和缓冲罐汽水分离后,液态水进入储液罐定期排放,尾气经过化学洗涤除臭设备处理达标后排放。

  “相比传统工艺,新技术利用天然气作为热源,节能达到40%以上,限度实现了污泥减量化。”嘉定新城污水处理有限负责人介绍。如今,含水率96%-98%的污泥经过脱水干化后,含水率一次性下降至30%以下,相比以往减量达70%以上。举例来说,假如污水厂每天处理污水后会产生100吨污泥,采用该技术处理后,这些污泥的总重量仅为28.6吨。此外,在脱水干化过程中,污泥中无需投加石灰、铁盐等无机添加剂,只需投加常规絮凝剂,这降低了污泥后续处置的出路限制和环境风险。“希望该技术给嘉定的污水厂污泥处理带来实实在在的效果,同时能在区里其他污水处理厂推广使用,更好推进污泥减量化。”

  ●地方政府在节能减排目标责任制考核中,应把污泥减量作为其考核内容之一,并且要适当提高分值

  近年来,我国城镇污水处理事业不断发展,城镇水环境治理取得显著成效。然而,在我国污水处理厂建设过程中,长期以来仍然存在“重水轻泥”的现象,污泥的减量化处置因此成为业界关注的热点。

  有“沟小名气大”之说的牛腿沟位于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县城西部、沭河东岸,也曾因不断引发鲁苏边界水污染纠纷,上游企业一度被告上法庭并被判赔偿养殖户污染损失,受到各级政府及环保部门重点关注。

  随着日处理两万立方米的临沭县牛腿沟污水处理厂建成并稳定运营,这里的污泥实现了减量化,鲁苏边界水污染纠纷也从此一去不复返,牛头沟上游企业脱离官司缠身的“苦海”。

  牛腿沟的案例或许为污泥减量化处理提供了一种答案。那么,业界认为污泥应如何实现减量化,行业企业又做了哪些努力?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关于2016年季度全国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运行情况通报显示,截至2016年3月底,全国设市城市、县累计建成污水处理厂3910座,日处理能力达1.67亿立方米,本季度累计处理污水126.4亿立方米,累计削减化学需氧量322.5万吨。

  目前,我国城镇污水处理厂基本实现了污泥的初步减量化,但并未实现污泥的稳定化处理。污泥烘干重型链板据统计,虽然80%污水处理厂建有污泥的浓缩脱水设施,达到了一定程度的减量化,但约有80%的污泥未经稳定化处理,导致污泥中含有的恶臭物质、病原体、持久性有机物等污染物容易从污水中转移到陆地上,使污染物进一步扩散,也使已经建成投运的污水处理设施的环境效益大打折扣。

  由于一直以来“重水轻泥”,污泥处置费用并没有包含在污水处理费中。很多污水处理厂负责人左右为难,本来污水处理厂就运营经费困难,如果再加上处置污泥,资金更加捉襟见肘,这就使得部分污水处理厂有意无意地将污泥处理处置的责任旁置。

  如何解决污泥处置问题?中国城镇供水排水协会副会长杨向平建议,地方政府在节能减排目标责任制考核中,应把污泥减量作为其考核内容之一,并且要适当提高分值。

  也有专家认为,作为污泥处置主体,政府原来要考虑征地、运输、运营等多项费用,如果能采用就地处理模式,特别是污泥减量化,将省去上述各项费用的投入。进行合理的价格测算后,可直接将污泥处理费用包含在污水处理的吨费用中予以适当调整。

  金锣集团董事长周连奎提出,污染物处理费用应该由产生者负担,建议污泥处理费纳入水价体系,其实这一费用并不高,每吨水增加约0.1元。

  相关专家认为,地方政府将污泥处置主体转移给企业后,不仅只需承担监督管控职能;同时还可以从污泥处置的投资、运营重负中解放岀来。“把污泥处理处置权真正交给市场,政府制定好市场准入规划,确定污泥不出门处置的环保要求、及投资限额、运营费用等要求,即可加快推进污泥处置。”他说。

  日处理能力达6万立方米的浙江省临安城市污水处理厂在正常运营,厂里却看不到忙碌的污泥运输车辆。同等规模的城市污水处理厂每日产生含水率85%的污泥近80吨,而在这里却只有20吨左右。那么,大量的污泥都去了哪里?

  临安城市污水处理厂污泥的减量,归功于应用了活性污泥过程减量化(SPRAS)技术。通过这一工艺改造后,2014年1月~2015年5月减量项目稳定运行,污泥平均削减量达74%左右,出水水质稳定达标排放,污泥减量达到70%以上。

  周连奎告诉记者,早在2002年,科研人员在金锣大庆分厂大豆蛋白废水处理工艺研究的过程中,发现采用水解酸化预处理工艺后污泥减量明显。

  在这一现象的基础上,项目研究团队以高效低能耗的污泥、污水同步过程处理理念为先导,通过自主创新开发了污泥过程减量技术,并通过后续若干工程实践进行工艺完善和运行优化,终形成了新型活性污泥过程减量化SPRAS污水处理技术。

  “这项技术是通过工艺参数调整和微生物的生理生态调控实现污泥减量,无需投加任何外源性污泥减量制剂并通过工艺革新形成的污泥过程减量化技术。”周连奎介绍说,采用SPRAS技术建设或改建的城市污水处理厂,建设、运行费用低,管理方便,抗冲击能力大大提高,并可长期稳定运行。

  他介绍了SPRAS技术工艺的几大特点,即在处理污水的同时有效降低污泥产率,由此达到剩余有机污泥减量90%以上,污泥总体减量60%以上;污泥减量模块独立运行,有机融合高浓度活性污泥法,耐冲击负荷能力强,运行稳定,低温干化不影响污水处理厂原工艺出水指标;污泥减量改造时,可安装超越管道,新建调试时污水处理厂正常运行,无需停产;有机物经减量系统有效转化为微生物更易利用的小分子形态,提升后端生物系统脱氮能力。

  “不同于目前研究和市场中常见的投加化学氧化剂、功能性微生物、培养捕食性后生动物等减量方法,SPRAS技术工艺能够灵活地与城市污水处理厂的活性污泥工艺及其变形(如SBR、AO、AAO、倒置AAO、氧化沟等)相结合,用于污水处理厂新建或者改建工程。”周连奎说。

  2005年,SPRAS技术在临沭县牛腿沟污水处理厂日处理两万立方米试验工程成功应用,现在这一污水处理厂运营仅依靠3名员工,就实现了正常运转达标排放。

  目前,金锣集团已经先后取得了十几座城市污水处理厂的污泥减量化应用业绩。如山东沂南县污水处理厂、兰山区柳青河污水处理厂和改建的山东青州清源污水处理厂——污泥减量工程等。

  为加快推进污泥减量化,金锣集团还提出了“你出场地,我来把污泥减量”的新商业概念,就是在城市污水处理厂院内开辟出一块空地建一座SPRAS工艺池,将初进水接入这一工艺池,然后经过池里的回流系统形成良好硝化、反硝化条件,再进入污水处理厂的初沉池。前期投资建设资金和减少的当地污泥处置费形成补偿机制,在指定的期限通过合同化管理来实现城市污水处理厂的污泥产量极大减少。

  近年来,我国相继颁布了一系列国家政策和行业标准,推动污泥处理处置工作。其中,“水十条”明确了现有污泥处理处置设施应于2017年底前基本完成达标改造,地级及以上城市污泥无害化处理处置率应于2020年底前达到90%以上。

  山东省也提出了相应规划,即2017年年底前,全省城市和县城现有污泥处置设施基本完成达标改造,全部取缔非法污泥堆放点。2020年年底前,全省城市和县城污水处理厂污泥无害化处理率达到80%以上,其中设区城市达到90%以上。

  山东省在推进污泥安全处置方面规定:首先,各地要把污泥处理处置设施建设规划纳入当地城镇污水处理“十三五”规划并严格执行。其中,需自行配套新建污泥处理处置设施的,其配套的污泥处理处置设施应与污水处理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建设、同时验收;已建成投运但尚未配套污泥规范化处置设施的污水处理厂,应尽快配套和建成污泥处理处置设施。

  其次,新建、改建和扩建污泥处理处置设施,要保障资金投入,污泥烘干重型链板低温干化加快建设进度,早日投入运行。山东将鼓励各类投资主体参与,吸引社会和民间资本投资建设运营污泥处理处置设施。

  后,利用“十三五”期间国家对污泥处理处置工作的政策支持,做好污泥处理处置设施项目储备。

  在各级政府的推动下,临沂市专门出台了《临沂市推广污泥减量技术实施方案》,提出“按照“低碳节能、污泥烘干重型链板安全环保、因地制宜”的要求,利用两年时间,在全市可改造的20家城市污水处理厂大力推广污泥减量技术,将污泥减量模块与活性污泥工艺及其变形工艺有机结合,加快污泥减量化处理设施改造项目建设,确保污泥削减量不低于60%。”

  临沂市明确,鼓励现有污水处理厂或社会资本投资建设污泥减量化处理设施,推进污泥处理产业化运作。其中,金锣集团对临沂市内符合污泥减量改造条件的城市污水处理厂免费实施改造项目,得到政府和相关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目前,已有3家污水处理厂进入改造阶段,其中兰陵县碧赢污水处理厂土建工程已完工,管道安装工程进入扫尾阶段,近期将进水调试。(本报记者周雁凌 季英德)

  自环境保护成为基本国策以来,环保行业从初期的沉潜酝酿、万事皆缺,到近年来因为环境问题日渐凸显,社会关注度日益提高,各细项政策纷纷出台,资本的大量涌入等各路春风的照拂,环保行业俨然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但这种表象下却总透着一种让从业者说不出口的淡淡尴尬。

  日前,两部委联合发布了《“十三五”全国城镇污水处理及再生利用设施建设规划》(以下简称“十三五”规划),此规划作为“水十条”的补充,对于在水十条中已经明确了发展重点的污泥治理也提出了宏伟的构想和目标,其中,污泥无害化处理设施规模将在2015年的基础上增加1.6倍之多。

  污泥治理好似马上就要乘风翱翔了。但对于见惯了“小东风”和“伪东风”的环保人大概只会露出一个淡定而意味深长的微笑,毕竟同样的事“十二五”已经经历过。

  污泥作为污水处理的一项产量巨大的副产品,长期以来却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重水轻泥”是业内常态。

  在“十五”计划时期,我国污水集中治理率尚不足五成,自然也不具备污泥治理的先决条件。近年来随着我国污水集中处理率的快速攀升以及水处理工艺的变化,污泥的产量也大幅增长。巨大的污泥产量、日渐提高的环境意识以及更加严格的环境监管,都对过去相对简单的污泥处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外,日渐压缩的污水处理市场空间也让众多水务企业感受到了压力,污泥市场仍然在成长的巨大市场空间也就显得格外诱人。

  从政策推进的步骤看(见表一),污泥治理发展思路和进程清晰明了。纵观近几年我国污泥治理的发展,可以说很好的完成了宏观政策规划的目标稳步前进。

  参照污水治理的发展情况,可以说,随着我国污水集中治理的目标的大幅度完成,我国污水治理已经基本解决了污水处理设施从无到有的情况,转而开始对污水治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污泥治理在此时渐渐走上前台也就顺理成章。

  提出了非常可观的增长目标。(见表二)在污泥无害化处置率方面,即使增长率小的设市城市的无害化处置率,增长幅度也接近41%,县城以及重点镇的增长幅度更是高达147%以及。

  更值得一提的是污泥无害化处理设施规模,预计在2020年实现161%的增长至9.75万吨/日。虽然新规划相对于“十二五”规划目标设置似乎略微保守,但结合实际的数字看,其实仍然野心十足。

  在宏观政策不断加码将污泥治理渐渐推上前台的时候,业内污泥治理的热度也因此不断攀升。曾经有机构对污泥治理的投资额进行预测,预测数字也从‘十二五’期间的亿到十三五期间的上千亿。预测数字的准确程度暂且不论,但从投资额的攀升还是可以看出我国污泥处置市场的潜力巨大。

  但就像很多环保细分领域一样面临的处境一样,污泥处置市场不仅存量大,潜力也持续看好,可实际的发展情况却总显得有点跟不上趟,颇有些雷声大雨点小的架势。

  在“十二五”规划颁布之时,业内也曾经对市政污泥处置一片欢欣。污泥处置行业因此在2011年之后持续走热。近年更因PPP模式的兴起,有一些污泥处置项目也搭上了这班快车。企业方面也有诸如华光股份通过合并国联环保开始进军污泥处置行业等动作。

  然而短暂火热之后却是热度的迅速回落。2014年,厦门、福州等地的污泥处置招标屡次流拍,终改为竞争性谈判。而细看已经落地的污泥处置项目也多是通过此形式或者通过与其他经济效益较好的项目进行打包而实现的。

  为什么污泥处置这样政策利好、市场巨大且潜力充足的行业却雷声大雨点小?其实不仅污泥处置行业如此,这也是我国现在很多环保细分行业共同面临的尴尬。

  环保行业作为典型政策驱动的行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政策出则行业生。然而仅让行业生是远远不够的,没有后期政策持续的保驾护航以及鼎力支持,即使细分行业已经萌芽也可能就此夭折或至少活得不好。

  近年来相关政策的支持说是没有也不公平。完善环境标准以及行业标准,加强环保监察,采取灵活多变的金融手段帮助环保项目落地等措施都很大程度上推进了我国环保行业的发展。但在这种欣欣向荣中也应该清醒的认识到我国的配套政策仍然有比较大的缺失。

  就污泥处置来说,近年来相关政策的支持也在持续发力。一系列相应的行业标准纷纷出台,对于规范行业发展来说是有标志性的意义。

  但另一方面出台的政策却也让从业者有了新的困惑。比如环保部要求污水处理厂处理污泥时的指标为含水量80%,含固体量20%,此外,出台的填埋标准要求含水率不超过50%。但与之对应的是质检部门的标准却是含水量40%,含固体量60%。究竟按照哪个标准执行不仅让企业困惑,同时也困扰着监察部门。对于利润优先的企业来说,自然付出成本越少越好,但如果按照较低的标准执行,另一套标准形同虚设,不仅毫无意义,也不由让人质疑标准的权威性,也就失去了约束的意义。

  此外,就像早前宇墨咨询发布的《污泥处理:做一件对的事情,然后等待时间的回报》中曾经指出的,多部门的共同参与造成的人为的“界”对行业健康发展也是一个明显的壁垒。

  污泥本身就有一定的处理难度以及特性,首先其是作为污水的衍生品,但产品却又不全然是液体,经过不同的工艺处理之后是以固体形式进行填埋、土地利用、焚烧等。这导致其并不在以往环保行业常见的水、固废、大气、噪声、生态的五大类里面,有一定的特殊性。而随着部分企业随意倾倒于不同的场所,如农田、河湖以及林地中,又会触及到其他部门的管理范围之中。目前污泥治理相关的五个部门农业部、环保部、住建部、发改委以及林业局分别对应污泥处置中的污泥农田利用、二次污染、污泥排放、投资以及污泥林业场地利用。这样精细而复杂的分类直接造成了现实中部门职能的对接困难。

  此外,虽然近年来环境监察日趋严格,但是偷倒乱倒的问题却屡禁不止。这其中也不能不说监察本身也存在比较严重的缺失。

  偷倒问题也不仅反映了环境监察中表现出的问题,更是污泥处置行业痛点的集中体现。此前有文章指出,污泥处置和垃圾发电、厌氧发酵等固废处理处置方式一样,发展的两大支点为环境标准以及处置费,一是游戏规则,一是游戏筹码,两者缺一不可。此言不虚,也直接指出了“十二五”期间污泥发展出现怪相的原因。

  环境标准口径不一,标准失去了应有的强制性以及权威性。环境监察一方面可能囿于不同标准带来的困惑,一方面也并没有充分发挥监察应有的功能。长此以往,劣币驱逐良币,也就没有愿意好好处置污泥的企业了。

  一方面,由于技术本身的制约,处置成本一直下不来。而且随着越来越严格的环境标准,处置成本下降的空间也并不大。如在日本,即使环境管理已经非常精细、环境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的发达国家,污泥处置的费用仍然数倍高于我国目前实际的处理费用。

  另一方面,污泥处置费也一直上不去,没有了经济刺激,市场缺乏自然发展下去的动力。而在欧洲等发达国家,污水处理费的一半甚至更多被用于污泥治理。可我国出于民生考虑一直都对污水处理费的调涨比较谨慎,虽然“水十条”中明确城市污水费不应低于污水处理费和污泥处置费,但这之后怎么调、什么时候调、调多少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这“一上一下”不停压缩污泥处置市场本身的发展空间,也就不奇怪为什么污泥处置这颗幼苗怎么都长不大也长不好了。

  就像前文提到的环保行业作为典型的政策驱动型的行业,政策对整个产业的作用举足轻重。新能源就是政策春风下的当红炸子鸡,短短几年内就迅速形成产业规模。无论是发展速度还是规模都无法不让人惊叹,而这样的“中国速度”也鲜有国家地区可以匹敌。反观污泥处置就是在“十二五”期间没真正的火起来的境况,也难怪有文章直言“十二五”期间的污泥处置市场的低迷就是被政策脱了后腿。

  “水十条”中的两点信息为关键,是明确污泥应进行稳定化无害化处理,同时禁止未处理达标的污泥进入农田,禁止非法污泥堆放点;第二,明确城市污水费不应低于城市污水处理和污泥处置成本。点的实现需要更完善的政策体系、行业标准、环境监察的支持,第二点更是明确透露松绑污泥治理费的意向。两点直击污泥治理的两大痛点:政策支持不足和成本问题。

  此后,作为其后续规划的“十三五”规划更为关键的不是具有野心的目标(论野心,也及不上“十二五”规划),而是规划跟“水十条”一脉相承开始试图直击行业痛点。其中规划中明确“十三五”期间用于新建和改造污泥无害化处理设施的投资为294亿元,干化污泥烘干重型链板相较于“十二五”期间规划的347亿元,投资规模有所下降。但参照“十三五”期间设施建设规模的大幅度增长,就不难理解新规划中对社会资本的参与的诸多着墨了。也让人有理由相信,后续的国家宏观政策还会有动作,甚至是大动作。

  2017年中国城镇污泥处理处置技术与应用高级研讨会(第八届)邀请函暨征稿启事

  时间:2017年5月24日-27日(24日全天报到,25-26日研讨会,27日参观)

  为贯彻落实国家在经济发展中对于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的新要求,酝酿多年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水十条”)颁布。该计划强调水质、水量和水生态的一体化管理,预计到2017年中国水处理投资可达2万亿元。 随着水行业企业迎来发展黄金时代,2017年中国城镇污泥处理处置技术与应用高级研讨会(第八届)也将进入发展新阶段。

  近年来,随着我国污水处理能力的快速提高,污泥量也同步大幅增加。截至2016年9月底,全国设市城市、县(以下简称城镇,不含其它建制镇)累计建成污水处理厂3976座,污水处理能力达1.7亿立方米/日,年产生含水量80%的污泥0多万吨。根据调研结果显示,我国污水处理厂所产生的污泥,有80%没有得到妥善处理,污泥随意堆放及所造成的污染与再污染问题已经凸显出来,并且引起了社会的关注。社会的关注促使国家不得不对污泥的处理处置重视起来,国家的重视又促使了污泥处理处置市场步入快速发展阶段。住建部明确要求:各地要按照“绿色、环保、循环、低碳”的污泥处置技术路线,督促落实城市人民政府规划建设的主体责任,合理选择工艺,加快设施建设。各级排水主管部门要依法加强监督检查,督促污泥处理处置单位严格按照《城镇排水与污水处理条例》要求,对污泥去向、用途、用量等进行跟踪、记录和报告;对非法污泥堆放点要一律予以取缔,不满足防护要求的污泥临时堆放点要限期完成达标改造;对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转移、倾倒、处置污泥的,要严格依法处罚。要打通污泥无害化产物的出路,“以资源化带动产业化”,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污泥处理处置设施建设和运营。对于我国污泥处理处置技术的发展有重要指导意义。

  为了进一步提高我国污泥处理处置技术水平,了解国内外污泥处理处置的现状、前景与发展趋势,切实达到污泥无害化、减量化、稳定化、资源化的要求,避免由此引起的二次污染,《中国给水排水》杂志社联合北京北排建设有限、普拉克环保系统(北京)有限、安阳艾尔旺新能源环境有限、施维英机械制造有限、威立雅水务工程(北京)有限、国美(天津)水技术工程有限、苏伊士水务工程有限责任、 中国市政工程华北设计研究总院、中国市政工程中南设计研究总院等单位决定举办“2017年中国城镇污泥处理处置技术与应用高级研讨会(第八届)”。届时将邀请有关单位领导和专家到会作主题报告,针对污泥处理处置的标准实施、成熟工艺及设备运行经验、污泥处置政策等问题进行解答和研讨交流,同时为相关单位搭建推介城镇污泥处理处置与综合利用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的平台。

  本次会议将邀请住房与城乡建设部领导;中国土木工程学会领导;中国城镇供水排水协会领导;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行业内和国内的知名专家、学者;会议同时将邀请全国排水行业设计、科研、运营单位、建设单位的领导、知名专家、学者、工程技术人员以及国内外知名企业参会并作学术交流。

  中国给水排水杂志社于2010年、2011年、2012年、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分别在秦皇岛、青岛、大连、、长沙、宜兴、天津举办了届、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第六届、第七届污泥处理处置高级研讨会,此次是第八届,在大家的关心和支持下,它已成为业内具有较大影响力和规模的污泥处理处置行业会议。

  本届大会按照专业化、高规格、低温干化高水平的要求,突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特色。

  邀请污泥处理处置各个研究方向的知名专家学者和主流单位代表,办成中国规模和影响力、的行业盛会。

  本届大会以会议研讨交流为主(约40多个专家报告)和现场参观典型工程为辅助的形式。

  高碑店再生水厂为单日污水处理能力达到百万吨级,污泥处理规模达到日均1 358 t。

  北排建设作为工艺系统设备总承包方,历时2年完成工艺方案设计、设备制造、系统集成交付;主工艺路线为“污泥浓缩+预脱水+热水解+高级消化+板框高干脱水”;同时,也是继小红门再生水厂泥区改造工程后,第二个成功落地的污泥高级消化项目。

  目前,全厂污泥均已全部进入消化系统,工艺系统运行稳定,产气率稳步增长,全新工艺系统正在污泥处理的“资源化、无害化、减量化”发挥越来越大的作为。

  1、各地城镇污泥处理处置的概况、规划及经验介绍(工程信息和工程实例介绍);

  2、城镇污泥处理处置的技术标准解读及政策探讨(国家“十三五”城镇污水、污泥处理设施建设规划的总体思路);

  4、污泥处理处置技术研究与工艺选择(国内外污泥处理处置技术路线及发展趋势);

  10、污泥厌氧发酵/工业化生物制气技术与装备(沼气净化利用技术及装备);

  13、国内外污泥处理处置技术及工程实例,设计经验,调试、运行管理经验等;

  21、污泥干馏,污泥碳化,污泥减量化、资源化利用及污泥能源平衡利用技术;

  23、其他相关主题(如固废、除臭、渗滤液处理、污水提标改造、黑臭水体、海绵城市、水环境综合治理等)。

  1、政府管理部门:建设厅、城建局、各地建委、水务局、环保局(厅)、排水处、海绵办、开发区管理部门、各地方河湖长单位等。

  2、行业协会:中国城镇供水排水协会、中国土木工程学会水工业分会、中国低碳产业联合会、中国勘察设计协会、各地学会、协会等

  3、设计单位:中国市政工程华北设计研究总院、中国市政工程西北设计研究院、北京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中国市政工程中南设计研究院、中国市政工程东北设计研究院、中国市政工程西南南设计研究院、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天津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广州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等。

  4、高校(研究院):清华大学、同济大学环境工程与科学学院、天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哈尔滨工业大学、中国科学院、重庆大学城市建设与环境工程学院、北京工业大学等。

  5、各地水务、污泥投资建设运营单位:北控水务集团、北京首创、北京碧水源、启迪桑德、北京城市排水集团有限责任、天津水务集团、成都市兴蓉环境、安徽国祯环保、深圳市水务(集团)、城投水务、重庆水务集团、东莞市水务投资、广州市水务投资集团、南京水务集团、杭州市水务集团、叠螺机污泥脱水机低温武汉市水务集团、沈阳水务集团、厦门水务集团、珠海水务集团、山东水务发展集团、青岛水务集团、济南水务集团、巴安水务、中环保水务投资、昆明滇池水务、云南水务、中国水务集团、中国水务投资、粤海水务、威立雅水务、苏伊士环境集团、中法水务投资、中国光大水务、贵州水务、海口市水务、华衍水务、天津华博水务、天津创业环保集团、中环水务集团、成都排水、首创爱华市政环境、重庆康达环保等。

  3、大会上发言(20分钟)/ 文章发表2-3篇/2个代表,发资料,现场易拉宝1个等共计2万元。

  5、会议论文集广告:封底15000元;封二12000元;封三10000元;前彩插首末页:12000元/页;前彩色插页:8000元/页。

  有意协办或在会上进行交流、宣传的水务、工程、设备厂家等可与编辑部联系(, 王领全)。

  普通参会人员(设计院、水务、政府部门)为2200元/人(含会务、资料、场地、用餐、参观考察等费用);2017年4月18日前返回参会回执并汇款的普通参会人员为2000元/人;设备工程技术企业参会人员为2800元/人;2017年4月18日前返回参会回执并汇款的设备厂家参会人员为2600元/人。

  2017年中国城镇污泥处理处置技术与应用高级研讨会(第八届)参会回执(复印有效)
想了解更多详情,请访问:叠螺式污泥脱水机-低温干化-污泥低温干化-扬州茂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http://www.yzmaoyuan.com